文化新闻

乌拉那拉氏被立为皇后(原为皇贵妃)

在乾隆心中,她甚至不如後宮裏的嬪妃。因為她是皇后,對皇后,就要有對皇后的要求。皇后的尊位,對她而言,已成最冷酷的陷阱。

2019-12-06

本次活动由香港江苏社团总会、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主办

寄託對故鄉的感情一眾嘉賓參觀完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報史館後,來到宴會廳。在《梅花三弄》的古琴聲中,美酒美蟹一一上桌。此次宴會的食材都來自江蘇,江南熟醉蟹、蟹粉手剝河蝦仁、清蒸大閘蟹、蟹湯嫩豆腐配茭白菱肉、蟹粉灌湯小籠紅包……姜在忠在現場發言說:「這不僅是一次大閘蟹的品嘗活動,更是一次以蟹為主題的文化交流活動。」他說在中國人的餐桌上,大閘蟹是最有文化的食物之一,「很多歷史典故、詩酒文章都與河蟹有關。蘇東坡(蘇軾)、黃山谷(黃庭堅)都曾寫過吃河蟹的詩篇。」姜在忠續稱,「香港人愛吃大閘蟹,不僅僅是因為大閘蟹好吃,更因為它寄託了很多港人對故鄉的感情。」

2019-12-05

黎小田为工联会创作了会歌《同步同心》

黎小田有過兩段婚姻,二十四歲時與圈外女友羅錦霞結婚,並育有一子,但離婚收場,之後亦甚少與前妻及兒子聯絡。至一九八二年,黎小田與歌手關菊英結婚,當年他曾向全場賓客許下諾言一生一世愛關菊英,可惜兩年後亦離婚告終。

2019-12-02

她说:「可能他在电视台拍过很多剧集

顧美華表示拍戲與演舞台劇是兩種不同的演繹,她確是經過一輪內心鬥爭,最怕的是因自己不擅長演舞台劇,累了馬仔。馬浚偉說:「當我知道美華姐想推卻時,恍如晴天霹靂,我連續傳了四段錄音給她,重點是如果她不演,那麼,舞台劇不會做,電影也不會拍。」馬仔指讀書時看過對方演出的電影《似水流年》,當時已覺得美華姐跟自己媽媽很相似。

2019-11-30

另一位女侍应走过来说:「可以考虑云吞面、六十年代捞面

酸椒蘿蔔伴食桌上有一大樽酸椒蘿蔔,一般當前菜食,旁邊正忙於整理桌上麵餅的女侍應說:「它是用來伴吃雲吞麵,可辟走鹼水味之餘,亦令雲吞更加鮮味。另外,記得飲湯呀。老闆娘不計成本,開業二十多年,湯底一直沿用大地魚和蝦米為煲湯材料,不含味精,每次要煲上三小時半。雲吞餡除了蝦、豬肉外,還有大地魚肉。我日日將大地魚拆骨折肉,拆到手指不知損了多少次,魚骨就用來做湯底,魚肉用來做餡料。」見她忙於將來貨的麵餅拆開,之後逐個拆鬆又繞回一個麵餅形狀,放在膠盆上。女侍應說:「此舉是要去除鹼水味。先將麵餅鬆開去掉多餘的粉,再繞回原狀置另一盆上,到晚上將盆內的麵餅再做一次日間的工序,這樣,麵餅才會沒了大部分鹼水味。」

2019-11-26

分别是「鲜茄虾汤底蟹粉蟹肉汤米线」和「肝酱扎肉面包」

現在,九龍城仍未有港鐵站,機場也搬離了許久,整個社區變得十分寧靜。噪音遠去,美食仍在,依舊精彩。最近朋友約我到九龍城龍崗道的「越南麵包」晚飯,說這餐廳食物水準不錯。坦白說,香港的越南餐廳不算多,大部分也只供應「大路」菜式,驚喜欠奉,味精也不少,這家名為「麵包」的越南餐廳卻令我有不枉此行的感動。

2019-11-26

「都市题材可以留给学会的学生去表现

參展畫家龔素容以作品《我愛香港》描繪香港情懷,「我創作這幅畫作時,香港還未發生暴亂,不知此時此刻卻如此應景。作為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都市人,眼前場景最適合作為創作素材,我將水墨線條穿插組合,展現都市勝景,只為令大家想到香港是一個大家庭,而生活其中的人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。」龔素容表示。

2019-11-23

这照片是八国联军时外国军队攻入皇宫时拍摄的

故宮是明清兩代皇帝的居所和辦公室,一向都是受歡迎的觀光地點,不論什麼日子都擠滿中外遊人。這次到北京,我和丈夫到故宮遊覽,他是初訪,而我是幾次重遊。

2019-11-23

这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也会实现一种相互解读、对话的过程

圖:李受俓及其作品記者湯艾加報道:東西方的藝術對話匯聚在中環Massimo De Carlo(MDC)畫廊──「形態的碎片」雙個展現正於MDC畫廊舉行,展出意大利藝術家卡拉.阿卡迪(Carla Accardi)和韓國藝術家李受俓(Yeesookyung)的作品。展覽選擇兩名女性藝術家的作品,通過平面與立體在同一空間內並置,促成了作品間獨特的時空對話,並展現了女性藝術家在作品表述中的細膩視角。

2019-11-23

图:听风合奏团是荷兰专为小观众制作音乐会的艺团

「閃閃身歷聲」是一個適合兩歲或以上觀眾欣賞的節目。如詩如畫的音樂會,讓幼兒進入夢幻的彩色世界,啟發孩子無限的想像潛能。藝術家將配合現場音樂和節奏,把變化多端的圖像投影到劇場內,為表演者和觀眾不斷換上背景。演出結合意想不到的燈光與視覺效果,巧妙地平衡音樂、圖像元素及與觀眾互動。聽風合奏團於二○○○年在阿姆斯特丹成立,是荷蘭專為十八個月至十二歲的小觀眾製作音樂會的藝團,以世界各地不同種類的現場古典音樂為重點,旨在讓每一個兒童都有機會體驗現場音樂的力量。樂團每個樂季上演約七個音樂節目,在荷蘭及國外演出約二百場,足跡遍布世界各地。

2019-11-23

」而对于当前日本在中美关系中发挥的作用

傅高義特別提出:直面歷史,不等於忽視歷史。對於中日兩國的心結,甘琦在現場總結為一句「對不起」與一句「謝謝你」。「對於戰爭的傷害,中國人總認為日本欠自己一句對不起;而對於在中國現代化過程中的幫助,日本人認為中國欠自己一句謝謝你。」傅高義隨後以日本年輕人對於二戰了解不夠為例,補充道:「是說得不夠多,要多說。」

2019-11-18

将两国的交流大致分为三个阶段:从日本学习中国

新書審視中日關係史記者會召開之時,遠處不到一百米,暴徒與警察正在中大校園內對峙。今年八十九歲的傅高義歷經二戰、冷戰,又走過後冷戰時代,對於當天活動,現場之外發生的情景,他顯得非常沉着和鎮定。

2019-11-18

今次细川护熙书法展正是以此彰显中日两国文化艺术上的交流互鉴

記者江鑫嫻北京報道:「妙法天成──細川護熙書法展」十四日在國家圖書館(國家典籍博物館)開展。展覽共展出日本前首相、永青文庫理事長細川護熙的四十六件書法作品,向廣大觀眾描繪出一幅濃墨重彩的中日文化交流畫卷。細川護熙在開幕式上表示:希望這次展覽能為中日友好盡綿薄之力。

2019-11-18

」黎太说:「一是希望政府能够建立一个高剑父馆

守護了這批作品幾十年,現在不得不為它們考慮一下未來。「我們想將這批作品一齊捐給政府,交由政府保管,因為我們相信政府的資金和技術可以將這些作品保存、流傳下去。」但慷慨無私的贈與遲遲未能成功。「因為我們有三個要求。」黎太說:「一是希望政府能夠建立一個高劍父館;二是希望政府成立專門研究嶺南畫派的研究機構;三是希望能夠每年舉辦兩到三次的作品展覽。當初與香港特區政府談,後兩個他們都答應了,但第一個就說沒有地方來做。」與港府洽談不了了之,他們又和澳門特首崔世安談。「他答應建兩個館,一個是高劍父館,一個是黎明館。但後來他將項目放到澳門大學裏面,我們不同意。因為大學是獨立的,不歸政府,我們認為它在管理方面有些問題。所以我們的要求是,如果捐給文化局就可以,捐給大學就肯定不行。」

2019-11-17

达文西对于人文艺术诸多领域的好奇与探索

我想,達文西對於音樂與樂器的研究,絕不止於歡愉響宴。如今正在城大展出的模型中,有一架根據其手稿而製作的機械鼓。轉動手柄,左右鼓面上各五隻鼓槌輪番敲奏出規整且富有節奏感的樂音。而這並非音樂廳中用來為弦樂伴奏的打擊樂器,而是戰場上用來鼓舞士氣的軍鼓。這位文藝復興名家從來不是唯求一晌貪歡、兩耳不問世事的那類藝術家,他積極入世,「從經驗返求理性」,希望藝術與科學攜手,探求普適真理。可惜,這一心願並未被後世藝術家認真承襲。從印象派到新古典主義,從巴洛克風格到抽象表現主義,越來越多的藝術家將目光投注於自然風景,於市井人情,於個體情感的紓解與宣泄,而有意或無意地忘記五百多年前的創作者,對於藝術的效用與價值,原本有更宏闊的追求。

2019-11-14

不少人对中国文学作品翻译成外语产生高度重视

圖:翻譯家林紓資料圖片說到林紓,人們首先想到的,大約是他的翻譯家身份。經他之手,問世了一百七十多種文學翻譯作品,其影響之深遠,可能是近代翻譯史上無人可及;但這也是他遭當時和後人詬病或質疑的原因所在─他不懂外語,居然被稱為翻譯家,似乎名不正言不順。林紓的翻譯家名號,說起來確實令人難以信服,其別具一格之處在於,他的所謂翻譯,是由懂外語的他人口述,林紓負責筆錄,而後修改潤色─譯文實際是兩人合作的結果。正由於此,一般人甚至翻譯界都有些不以為然,這算是什麼翻譯?哪能稱作翻譯家?確實,在翻譯史上,除林紓外,似乎沒有第二位掛翻譯或翻譯家頭銜卻對外語一竅不通者─估計自此以後,再也不會有第二個類似林紓這樣的翻譯家了。

2019-11-13

他就是中国人熟悉的匈牙利人:裴多菲

多瑙河上的茜茜公主橋,乳白色的橋台,淡綠色的拉鏈,橋樓石雕上有茜茜公主的故事,那也是讓匈牙利人驕傲自豪的話題。下橋往東南側一拐,在一片綠茵草坪,一座三級石階上站着一尊青銅雕像,雖然已經是傍晚時分,但落霞映襯着雕像,顯得那麼生動、逼真,彷彿他正在揚手朗誦着自己的不朽詩篇,彷彿腳下的大地,身邊的多瑙河,彷彿整個布達佩斯都在傾聽,那激動人心的詩歌,他就是中國人熟悉的匈牙利人:裴多菲。

2019-11-13

这才可以理智地想想往后的路该怎样走

問到對年輕人有何忠告?專家說:「事情發展至今,年輕人該離開困擾他們的社會氛圍,例如離港和家人出外旅行,或是遊學,或是讀書,這才可以理智地想想往後的路該怎樣走?人生並非只有政治這條路,年輕人的出路何其多,不要浪費自己的大好青春。」

2019-11-10

」丁一滕说:「我很感谢这部剧的所有演员

演到最後一場,有一名年輕的女觀眾散場後沒有走,坐在角落裏默默流淚。「人生到最後常常是絕路,我們如此渺小,無助,又無力去改變。」丁一滕說:「我很感謝這部劇的所有演員,大家都在舞台上把自己心裏最寶貴的、埋藏最深的痛苦向觀眾獻了出來。」

2019-11-10

并说:「他很明白我是不可以不工作

喜劇電影是香港文化的重要元素之一,但香港的喜劇演員卻不多,有代表性的更是寥寥可數,苑瓊丹是其中一位。從演逾三十年的她,不論在電視熒幕或電影銀幕上,都有演出喜劇的豐富經驗,為觀眾帶來快樂,當中有些角色令人留下深刻印象。過往很多角色都要醜化自己,她毫不介意,反而珍惜每次演出的機會,敬業樂業。大公報記者 溫穎芝(文) 麥潤田(圖)

2019-11-09